青散章丹

大家看我的文好吗,喜欢就给我宠爱好吗,我真的需要你们的彩虹屁!

【良珑】玲珑锁 十三 舌头

你问公孙玲珑十一年前发生过什么,她会在竹简上写两个字:绝望。

牢房又黑又暗,牢饭她也吃不下,更要命的是,入狱之后她的药断了。那几日在牢房的日子,跟当年服下多楠巢的日子,一样让她不愿回忆。她的脸上又全是血丝和脓包,脓包破了会流出脓水——有一回她睡醒,发现有老鼠在试图啃咬自己的手指,真是的,连老鼠都觉得自己是一块臭肉了。

即便已经是一块臭肉,她也还是没有放弃希望。赵高正要连哄带骗的把李斯拉上自己的贼船,他不会在这时杀掉自己,徒增丞相的戒备。更何况,单凭一个车夫的一面之词,没有实证,他们同样无法处置自己。

第七日,赵高亲自来了。

“公孙先生,请用吧。”赵高给了她一粒雌粟,“多楠巢虽毒,却不致命,白白让人多了数年烦恼。何必呢?”

想来她与平原君的关系,罗网早就调查清楚,此生为平原君复仇的心愿恐怕无法达成了。公孙玲珑轻笑一声:“中车府令大人不是一直自诩帝国凶器吗?怎么还有闲心陪人家闲聊呢?怎么样?杀不了人家,是不是特别生气呢?”

赵高道:“只要先生说出逆党下落,赵高或许可以顾念往日同僚之情,免除先生死罪。”

“哎~哟!瞧大人说的,人家哪里知道什么逆党?说到同僚,人家还想说呢,即便大人再想和丞相大人争个长短,也实在没必要为难人家这娇弱的女儿家。”

赵高阴笑道:“公孙先生,有话什么高见,不妨一次说完。”

“啊呀呀,人家一个女人,能有什么高见,那些权啊兵啊,朝堂啊公子啊,那些事情人家一概不懂哪!”话音刚落,她的咽喉就被掐住了。

“继续说。”赵高掐住公孙玲珑,笑。

公孙玲珑用尽全身力气从喉咙里挤出声音:“没有罪证就想杀死丞相门客,如此肃清政敌的手段……您不害怕丞相戒备吗?您不害怕陛下察觉吗?秦国的公子会甘心受您摆布吗?秦国宗室会容忍您和丞相二分天下吗?”

赵高的笑容更加明显了,他攥住公孙玲珑下巴,强迫她张开嘴。

“逆党在哪?”赵高加重了语气。

公孙玲珑冲他翻了一个白眼,心想,爽哪,自平原君死去后,就没这么痛快过。

公孙玲珑记得,那时那个白眼还没翻回来,一道白光自眼前闪过,一块深红的软肉飞了出去。然后才感到口腔中一丝丝带麻的痛感,接着她的整个鼻腔都被血腥味灌满。最后,她最后的感觉,是自己的衣领变得黏黏糊糊,嘴里流出来的鲜血已经模糊了布料和皮肉的界限,布是一片厚重的血红,颈间也是血红。

“好一口利舌,只可惜不能说出我想听的话。”赵高道。

那只曾经啃咬过自己手指的老鼠被赵高轻轻挑起,扔到茅草堆上的红肉上,老鼠在那上面嗅嗅闻闻,最后远远躲到一边。

公孙玲珑看清楚了。

那时她的舌头。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