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散章丹

大家看我的文好吗,喜欢就给我宠爱好吗,我真的需要你们的彩虹屁!

【秦时】秦时考神大集合~逢考必过~

考语文,拜荀子,作文高分,名垂千古


考政治,拜公孙玲珑,白马非马,论个性和共性


考物理,拜白凤,气死牛顿


考化学,拜赤练,制毒高手,行走的生化武器


考生物,拜流沙,白凤赤练苍狼王,人与动物和谐相处


考外语,拜诺敏,跟狼都能沟通,区区English小事情~


考体育,拜卫庄,从天九到秦时,简直壮了一个冰箱的大小,健身狂人啊


考音乐,雪糕夫妇艺术院校招生啦


学医的拜端木蓉,医仙保佑过过过


学法的拜韩非,法硕不是事


考公的拜张良,成功上岸官运亨通


考会计的拜田言,太能算了


考教资的拜鬼谷子,教出来的学生都太有出息了


创业的拜紫女,天知道紫总屯了多少钱


学厨师的拜庖丁


学开挖掘机的,要不然拜一下纵横?他们拆迁比挖掘机快多了。


学机械自动化的,墨家和公输家你任选一个拜吧


练拳击的拜无双


练举重的拜项羽


练段子的拜天明


练撩妹的拜韩非


练撩汉的拜赤练


秦时cp的三行情诗【cp大乱炖】

卫练


从来不觉得等候是苦

年少誓言的结局也许会不同

但誓言中总有你我


聂蓉


渊虹真的太锋利

重逢真的太遥远

我也真的不后悔


非紫


一个喜欢解谜的男子爱上一个谜团般的女人

是这样吗

不,他只是心疼她的悲伤


邯梦


大千世界只是一处景色

她在出尘境界里看着他

从此把所有的俗世欢喜都交给他


季布×涟衣


一直以为那是拒绝

后来才懂

一遍又一遍的拒绝,那是你的一种等待


良练


像两道平行线

一起稚嫩,经历,成长

却只有相望,无缘相守


凤玉


后来他已经飞得足够高

放得下生死离乱

但放不下你离开的悲伤


墨凤


听说你一直在自责当年的你不够强大

其实没必要

世上总要有个倒霉的人


非良


你曾把一切都安排在期许的未来中

对不起,对不起

我只能把一切都埋藏在前尘往事中


凤练


听说你过去也是个善良的小姑娘

人真的可以把所有善良都封存起来吗

我知道不行,因为我试过


天明×高月


我们都好弱小

但每次你喊着我的名字的时候

我都好像有无穷的力量!


少羽×小虞


在你的眼睛里我找到一盏属于我的灯

怕什么结局

最多灯灭人去


73对我来说就是噩梦,一整周的噩梦!

我这个杂食而博爱的人物粉和cp粉

我这个容忍度一向很高的耐草粉

终于忍不住想对天九的编剧和导演:

笔给我,我来写,同人都没你们ooc

金蕾可以回去先补一补秦时

编剧团队可以不要继续你们玛丽苏的操作


说真的,紫女送剑我可以忍,韩梦那里卫庄提到“很漂亮”这一处确实不好圆,好的可以忍。


可是,之前让红莲不断傻白甜真的好吗?编剧你写这种台词自己不觉得傻吗?


然后现在紧急改,搞重置,好的,红莲不搞,搞卫庄?卫庄作为一个隐秘的剑客,一个划破手的小情景就让他牵手您觉得OK吗?这剧情放别人OK的,但他是卫庄好吗,抢婚都不直接说出口的卫庄,您让他直接抓手,不是让他直接变流氓?特地搞这么一出是真的觉得cp粉没智商?


很多秦时和天九的忠粉都是有一定审美的好吗?韩梦的美感被重置成这种……说难听的,同人写成这样我都不会看。


问题真的不在于糖,编剧和导演拜托反思一波,不要消费粉丝热情,本来模型就崩,现在还不好好走剧情??


秦时天九 演员休息室设定(脑洞向)

天九第二季开播在即,韩非紫女路宣访谈。


入座时,韩非伸手请紫女入座。


娱记小姐姐:韩非好有绅士风度呀~


韩非:没的没的,紫女姐是前辈嘛,我礼让前辈。


紫女:(◦`~´◦)什么前辈啊,我年纪很大吗?


韩非:没、没,是我说错话了( ͡° ͜ʖ ͡°)✧


娱记:天九有大量的武打镜头,请问两位在排打戏的时候有没有发生比较有意思的事呢?


韩非:说到这就要给我们的紫女老师鼓个掌了,敬业,太敬业了,紫女好多打戏要吊威亚,她特别厉害,她可以一整天挂在天上,盒饭都是飞着吃的!


娱记:一整天!!这么久吗?


紫女:本来我打戏就多……而且赤练剑是琏剑嘛,有剑形态和鞭形态。因为有形态的切换,很多本来连贯的打戏都要打一半停下来,把剑换了,然后再拍一条。更别提还有不同角度,不同镜头。泡澡的时候打秃鹫那场戏,我拍了一个多月。


娱记:真的太辛苦了……韩非在拍逆鳞打戏的时候也要吊威亚吗?


韩非:我吊威亚不是太多……其实很多时候逆鳞的戏吧,都是从天上走下来那种,所以……


娱记:(秒懂)绿幕抠图是吗?


韩非:(连连点头,笑)这个时候考验信念感的时候就到了。


娱记:两位在剧里的互动还是很多的——


韩非:(笑)什么互动,我不记得什么互动,我就记得她打我巴掌。


娱记:是真打吗?


韩非:(点头,竖起三根指头)真打,三下。


紫女:那都赖导演,是他要切角度的,换了一个角度打完以后,我们以为就完了,结果导演又说再来一条。韩非当时的表情特别搞笑,打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娱记:第一季最后有一个韩非为紫女拭泪的画面,好多粉丝都为那个镜头激动不已,请问在拍那场戏的时候你们是怎么做到传递出那么唯美动人的感觉的。


韩非:(沉默)那场戏紫女老师哭了很久,镜头前要为了效果忍住,等导演喊卡后,她真的哭了特别特别久,爆哭。


紫女:

拍这场戏的时候,我一开始是把这场戏的重点放在跟韩非的互动上的,但是出来的感觉总是不够。导演要求我们在这场戏里演出“知心”的感觉,但试了好几条都不太对。后来调整状态的时候,我突然就想到,所谓“知心”,这个“心”是什么样的心呢?


紫女的紫兰轩其实是紫女住了很多年的家,而且就在这里她遇到了朋友,创立了流沙,紫兰轩是有很多美好回忆的,更何况这次紫兰轩被毁,七绝堂也被铲除,就相当于一切成就完全清零。


紫女的身世目前是个谜,我们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成长起来的,但我们都知道紫女很稳重,很坚强,现在这个坚强了许多年的人,失去了自己多年的家园,这是紫女的心理。我从这一点出发去演,神情就非常的真实动人。


所以再一条的时候,我什么都没管,只顾着难受伤心。


韩非:

紫女老师酝酿好情绪之后,我们所有人都能看的出来她很痛苦。紫女老师平时也是“硬汉”来的,拍戏也特别刻苦,结果她这一伤心吧,我就想到了我们一拍戏的种种不容易。


所以我那个拭泪的表情和动作,其实是紫女老师的表演带动了我。紫女落下一滴泪后,我忍不住帮她拭泪,这种怜惜,这种感同身受的感觉,不只是剧中韩非的,也是我的。


娱记:我们有看花絮,紫女爆哭的时候,韩非一直有在拥抱安慰。


紫女:(点头)那个时候在情绪里出不来,因为紫女信任韩非,所以我下意识也把韩非当做情绪宣泄的对象了。我好像把鼻涕蹭在戏服上了。


韩非:(大笑)得亏不是我自己的衣服,我也不在乎。


有一点点脑洞,是关于这种秦时天九的“幕后花絮”和“演员休息室”的设定。

现在随便写一点(脑洞很大)

卫庄演员在演秦时戏份的时候因为可以在袍子里塞毛巾(不,是鼓风机),并没有太注意健身,接了天九戏后,为了那套捂得又严实又贴身的戏服以及第二部的上半身裸戏,拼命健身健身练胸肌腹肌,累得连发十条吐槽微博。

血衣侯演员本职是模特,所以成片效果中的侯爷凹造型时都巨像时尚大片。

盖聂演员在拍天九戏的时候为了还原出少年时代的脸,贴宽了双眼皮,还在脸侧贴了胶带好把脸型提升起来。

自播出后焰灵姬的妆容大火,网友说“这不是宿醉妆吗?”,焰灵姬带起眼周腮红热潮。

微博头条:“赤练/红莲口红色号”
                   “韩非的睫毛”
                  “焰灵姬发量”

韩非梦回秦时——关于卫庄(脑洞向)

梦回秦时,我只想看看故人。


说回卫庄,是我此生见过最特别的人,我是第一次见到一个如此自我封闭,却又志在改变世界的人。卫庄兄很少谈论自己如何感受如何,他只会说剑要如何,强者要如何,死人又如何。他非常极端的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件兵器,没有感情只有生杀。


本来我不会同他这样的剑客产生什么关联,剑虽锋利,若没有剑鞘保管,难免会伤到自己,我在《五蠹》中写“侠以武犯禁”,就是指卫庄兄这样的人。 直到我发现,卫庄兄与其他的剑客都不同。其他的剑客,即便再强,身怀独门绝技冠世之勇,却仍然只想着在江湖中安一个家,为自己的命运安排一个主人。卫庄兄不同,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人能做卫庄兄的主人,他的心永远属于他自己,杀伐果断,一往无前。


卫庄是一个极为出色的纵横家。韩国夜幕百年的经营,于他,不过,几年之间便能铲除;韩国一国之王,一代诸侯,最终也还是命丧于他剑下;墨家机关城是数代墨家子弟灌注心血的堡垒,帝国铁骑都不能攻破,他带着他的流沙,一日之内便轻松攻破。绝大多数人,只会把另一个人,另一柄剑是做自己的敌人。而卫庄兄视作敌人的,则会是一国公器,一个宗族的命运,数代人的积累。


纵横捭阖如他,在这纷杂乱世之中,不仅能自主自己的命运,还能安排他人的命运。


鬼谷纵横派、何为纵横呢?一怒而诸侯惧,安居则天下息,他们生来就是要搅弄风云颠覆时代的。我曾对卫庄兄笑谈,纵横家是乱世的产物,等我拿法安置天下后,你们纵横家就没饭吃了。卫庄兄回答,曾经有很多圣人夫子都是这么想的,但他们没有一个活到现在。


有很多人会将卫庄兄的这份勇敢称作贪婪,似乎在弱者眼里,做一个什么都不肯放弃的人,反而是一种罪过。但我最看重的就是卫庄兄这份贪心,因为我同他一样。


七国的天下我要九十九,我的贪心也是十足十。我恐怕就是这个世上最无可救药的那个理想主义者。我曾是这个世上最不知死活的冒险家,我怀揣着一个秘密,又再去触碰另一个秘密核心。对于这样一个冒险家来说,死亡,似乎并不意外。事实上,我确实早就做好了准备。


我知道卫庄兄一直在追查我的死因,所有流沙的相关者都在追查我的死因。


我一生都在追寻的那个秘密啊,现在我也变成了这个秘密中的一环。又有很多人,像当初的我一样,寻觅着未知。你说,这是不是很有趣?


这不是你想要的世界?


在卫庄兄眼里,一柄名剑可以倾注数代的传说;在我眼里,一个秘密也可以蕴含着另一个全新的时代。当很多人还忙着去适应一个新时代的时候,我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个比这个新时代还要颠覆的另一个时代。


聚沙可以成塔。再渺小无力的东西,也有它的天地。流沙聚散间可以掀起一场风暴,风平沙落后,可以再造一片大地。


还不够。


韩非梦回秦时——关于卫庄赤练(脑洞向)

梦回秦时,我只想看看故人。


红莲是我最疼爱的妹妹,虽然那个时候,红莲号称是韩宫最受宠爱的公主,人人都会卖她的面子。但那么多兄弟中,红莲只信任我这一个哥哥。因为她知道,她对我好,我也对她好,我们会是一辈子相亲相爱的兄妹。其实,在乱世中在宫廷里,这样简单的亲情反而是最难寻的。


我有个朋友,叫卫庄,这人是个爱耍酷的,什么感情都藏着,所以我真的没察觉原来他在很久以前就喜欢我的妹妹红莲。当然,早知道也没什么好处,我打心眼里不想让我的妹妹接近卫庄,别说卫庄那种冷冰冰臭脾气的人,这个世界上再好的小哥哥都配不上我们的红莲。鬼谷传人怎么了,能把红莲逗笑吗?


他当然无法让红莲一生欢声笑语。国破家亡的时候,他引着红莲去踏入更危险更无情的世界——更靠近他的世界。虽然红莲没有再像过去那样无忧无虑的笑容,但似乎,红莲依然因为自己的选择而幸福。我心疼过红莲,如果可以,我愿意为她去经营另一种人生,但是,韩国覆灭那一夜,红莲说过,她选一。


我家的红莲在任何时候都会给你带来惊喜,在阴诡宫廷中她是阴云中最暖心的光,在乱世浮沉中她是最坚韧的花。我从来没有想过她会成为江湖中的女侠,而且还是声名在外的那种,如果在我创立流沙是就遇见那样一个“赤练”,我想我一定会千方百计拉她加入流沙。


当我细数另一个时空中那些我最爱的人们的时候,我看到卫庄和红莲一前一后的走过各种关卡,曾经他们的世界千差万别,但现在人人都知道,卫庄的身边有一个赤练。


好吧,这两位这些年都挺不容易,看在大家都在为流沙——曾经承载我梦想的东西——奋斗的面上,我就勉勉强强接受卫庄这个妹夫,前提是,他不许把红莲再惹哭了。我家红莲很好哄的,一条好看的项链啊一个机关蛇啊什么的都可以讨她欢心。或者,卫庄兄,你也可以试着不要摆出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你可以多关心她,多看看她,多陪陪她,不要再让她为了寻找你,跟别人打架,结果手臂都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