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散章丹

大家看我的文好吗,喜欢就给我宠爱好吗,我真的需要你们的彩虹屁!

【邯梦】酣梦 第三章 也不太平(上)

警察忙,职业也特殊,不管男警女警,大都是和蒙恬章邯一样的单身警犬。七夕后的警局工作环境对于孟姜这种有对象的人来说不太友好,八卦和调侃随时会问候她。

“孟姐好。”一个小年轻跟她打招呼,见孟姜把包一扔顺手抻了个懒腰,小年轻顽皮的挤眉弄眼道:“呀,一看就是昨天累着了。”

孟姜一个白眼飞过去,小年轻立马老实:“我是说,孟姐你有活随时吩咐,别太累着。”

孟姜送了一个假模假式的笑脸过去,指着饮水机边上聊得热络的一帮人问:“他们聊什么呢?”

“八卦呗。你还不知道啊?”小年轻凑近说:“咱头儿有情况了!”

章邯刚一进门就感觉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所有人都用饱含着期待、欣慰和羡慕的眼神看他,章邯觉得奇怪,但也没多说什么,夹着报纸进了自己办公室。

“哎,给老哥说说,你们俩到什么程度啦。”蒙恬一进门就乐呵呵的打趣道。

“什么啊?”

蒙恬把手机翻出来给他看,是一个监控录像的截图,章邯怀里塞着拂尘,骑着他的小电驴,背后捎着一身古装的女孩,正在等红绿灯。

诶哟我尼玛……章邯暗暗在心底骂一声。你说那帮人,平时让他们盯个监控一个个磨磨唧唧,怎么今天刚好就这么迅速刚好就这么精准?

“没,我就是送她回家。”章邯义正言辞,一副人民好盾牌的形象。

“都发展到送她回家了?”蒙恬啧嘴道。

“真没啥,她让我把她送到路灯底下就把我赶走了,我最后连微信都没加上。”

昨天章邯问她:“你家住哪个小区啊?”

晓梦回答说:“山洞。”

章邯干巴巴的笑了两声,解释道:“我真不是坏人,我是觉得这会太黑了,把你送到楼下才安全。”

晓梦说:“我真住山洞。”

章邯还能说啥。

把晓梦放在四处是监控的居民区后,章邯又跟她磨叽了好几遍安全问题。晓梦烦了,取过拂尘,攥住拂尘柄往外一拔,露出一把,乖乖,那是一把剑。

“你觉得够安全吗?”她面无表情的把剑合上。

只是两个抽剑和收剑的动作,章邯就已经觉得寒光夺目气势逼人。章邯愣愣看着那柄拂尘,喃喃道:“我觉得……是管制刀具。”

晓梦挑挑眉,轻轻勾出一个笑:“不错,到底是你,到哪里都忘不了自己的职责。”

那笑容被路灯昏黄的光浸润着,冷漠和疏离也被消融去几分。平时她又冷淡又桀骜,但不知为何,章邯看着她的笑,莫名有一种安和美好的感觉。

目送她缓步离开的背影,章邯忽然觉得自己应该留一个联系方式。也不知道怎么迂回才显得有礼貌,他直接喊住她,非常干脆地问能不能加她微信。

结果晓梦问:“那是什么?”

章邯没气馁,如果要不到联系方式,可能以后就再没有机会见到她了。“手机号也成。”章邯硬着头皮说。

晓梦摇摇头:“我不用手机的。”

住山洞,不用手机,编这么明显的瞎话打发自己,人家看没看上他,答案已经很明显了。章邯昨天回去颓了好一阵,本来早上起来后心情还不错,被蒙恬一问,又颓了。

蒙恬鄙夷的瞅他一眼:“你可真有出息,还给你郁闷上了,你看看你长啥样,再看看人家姑娘长啥样,加不到微信咋了,加不到微信很正常。”

章邯摆摆手:“不聊这些了,讲正事吧。”

蒙恬正经起来,跟章邯讲从省外要来一个追踪制毒团伙的专案组,追着一辆涉毒车辆要在本市落脚。上面交代了要全力配合,尤其要保证刑侦专家们的安全,不能让专家在他们地界上出事。

章邯一听这是大活啊,问:“什么时候到?”

蒙恬说:“已经上连霍高速了,最多一天吧。咱们得提前抽调出人手,一下高速就接应他们。”

章邯皱眉,专案组追制毒团伙追到这里来,是交易地点定在了这,还是制毒工厂就在这?本地轻工业和旅游业发达,工厂大多是轻加工厂房,要说那种化学工厂,还是邻市多,那有好几个大的工业园。

章邯把自己的想法和蒙恬一说,蒙恬一边佩服章邯做事细致周密,一边跟章邯把大致的行动方案制定出来。只是他们暂时人手紧缺,本市高速口一组人,警局待命一组人,邻市高速口也得有人。

蒙恬摸摸下巴,而后对章邯说:“咱们重点还是得放在本市,一来领导就是这么部署的,二来邻市自然有邻市的兄弟单位,如果你担心的情况真的出现了,我们可以直接联系邻市警局。”

章邯想事周到,蒙恬办事稳妥,这个计划应该不会出什么大差错。但章邯还是有一种强烈的危机感,虽然这次的案子他们不是主力,一切有专案组全权跟进,但这一回毕竟涉及到毒品,缉毒多危险,接触这一行的都清楚。

“我提议哈,由我带一个人去邻市,给你留足人手,咱们这边不耽误,万一有变化了到时候我随机应变,再怎么着也能拖延时间。”章邯说。

其实章邯说的跟蒙恬想的撞到一块儿去了,章邯办案风格就是机变性强,邻市那边有他最好不过。

接下来这半天时间,把计划上报领导,联络专案组,和高速口的同志联络,制定行动路线,分组分配任务,紧紧巴巴,但也有条不紊。

下午三点,专案组电话进来,告知还有八十公里到达高速口。

“收到。”蒙恬放下电话,对着所有人说:“注意安全,开始行动!”

章邯刚出警局大门,看到对面马路边站着一个熟悉的人影,还是那身熟悉的青灰色道袍和拂尘,简直不要太扎眼。她怎么在这?

开车的是跟章邯一组行动的小年轻,今天早上刚八卦过章邯的“新情况”,非常懂事的把车停到对面马路边。

章邯从车窗探出半个身子:“喂,晓梦!”看到晓梦偏过头看他,章邯继续喊:“你怎么来了?”

“你下班了?”章邯听到晓梦说。

“没,我出任务呢。”章邯喊,“我现在赶时间,晓梦你要注意安全,有困难找警察啊。”

晓梦点点头。

章邯又看了晓梦好几眼,才把身体缩回车里,打了个“继续开”的手势。

“头儿,您可真是警民一家亲呀。”同事忍俊不禁道,“我第一次听到有人用‘有困难找警察’这种话撩妹。”

自然是脑袋上挨了一下。“好好开车!”章邯故作高冷道。

章邯已经跟邻市高速口的同志沟通好了,随时盯着收费站的监控录像,在蒙恬那边有好消息传来之前,他都不会放松。章邯默默盯着手表,下午四点,如果蒙恬那边顺利,他今天就可以收工了。

四点十分。

四点半。

四点三十六,电话急促响起,蒙恬以格外严肃的口吻在电话那端说:“他们使了一招金蝉脱壳,我们拦下的货车是辆空车,一克毒品都没有。你预料的没错,他们现在应该往你那边去了。”

章邯心下一沉,问:“知道车牌号吗?”

“你等等。”蒙恬顿了一下后,电话那头就换了个声音。

“同志你好,我是省缉毒队队长、此次行动专案组组长张良。”非常冷静的一个声音。

“张队你好。”

“车牌号是豫AP4869。”

“收到。”章邯至少可以确定,从四点到现在他没有见过这辆车。

“章邯,有一点我需要向你说明。那辆车上有我们的一位卧底成员,从某一处服务站后就再没有与我们取得联系,可以认定是从那里开始他们换了车,目前卧底身份暴露程度未知。我们已经向邻市警局取得援助,两边都已经出发。请你务必追踪目标拖延时间,与此同时,我们希望你能尽量确认和保证卧底的生命安全。”

章邯一边听电话,一边紧盯着监控,此刻他一点疏忽一点失误,就有可能造成战友的牺牲。

“张队,目标车辆出现。”章邯身上所有肌肉都紧绷起来,他立刻站起身。

“援助已经在路上,拖延时间,安全第一!”张良强调道。

章邯换到了主驾驶位置上,一见那辆车下了高速,稳稳地跟在两辆车之后。“张队,请告诉我保护对象的体貌特征。”

“女,身高170左右,长发微卷,红衣。”

“收到。”

“好的,随时保持联系。”

身边的同事一直在跟蒙恬实时汇报情况。章邯跟着那辆小轿车,跟着它在市区里绕了两圈,它相当谨慎,去过一次工业园,但很快又绕走了。这是一次耐力的比拼,章邯一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但他觉得这样下去,对手发现是迟早的事。

那辆轿车开始忽快忽慢,一会拐到闹市区一会拐到僻静的国道上。章邯对身边的同事说:“他们发现我们了,现在正在做最后的确认。”

同事点点头,联系蒙恬问:“目标是否持枪械?”

他们开到了一处连红绿灯都没设好的建筑开发区,章邯知道,这是他们选定的地点。

蒙恬的声音带着电流声,更加剧了那份紧张感:“是。”

章邯踩下刹车,把唯一的配枪扔给同事,命令道:“定位发给局里,你下车找地方躲避,我继续跟进。”

同事正欲说话。

“这是命令。”章邯冷冷道。


评论(6)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