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散章丹

大家看我的文好吗,喜欢就给我宠爱好吗,我真的需要你们的彩虹屁!

【邯梦】酣梦 第四章 也不太平(下)

暴力,也是一种美学。但这种美学章邯只在电影大片上见过,现实之中他是暴力的敌人,秩序的维护者。

前方的轿车缓缓停下,章邯也停住,他攥紧双拳,准备好应对最坏的情况。

一个高大健壮身穿黑色帽衫的男人从车上下来,帽子宽大,他又带着口罩,章邯无法看到他的长相。他随手在建筑工地上拾起一截看起来十分沉重的金属管,朝章邯这里走来,步子迅疾却稳健,气焰嚣张气势霸道。

章邯知道,这个男人不是嚣张,他刚刚慢腾腾的,是要等着看自己有没有枪,现在他已经得到答案了。凭这个男人的力气,如果自己结结实实挨上他一拳,完全可以当场毙命,快得很。

可章邯现在最不想的就是快,他必须争取足够的时间,也许只要一分钟、不,半分钟,他的战友就会来,那个在车里的卧底就能活命。

金属管强横的穿碎了车窗玻璃,章邯毫不怀疑,他要是倒霉一点的话,那根管子可以直接捅穿他脑壳。章邯也不是孬种,开车门的同时用脚大力踹向车门,车门像一块盾牌,把对手挡在了车头侧边。

这不就是机会吗?章邯骨子里那股酷劲儿上来了,机会和时间,不是等来的,是抢来的。现在两个人都是赤手空拳,章邯即便打不过他,也要缠住他。

这人好大劲,又极擅长搏击,章邯在警校学的格斗术他全部能拆得开,章邯第一次遇见这么厉害的人。章邯已经尽全力格挡,但只是偶尔中一拳,都觉得骨头要断,某一刻稍稍卸力,那人就掰着他的胳膊来一个过肩摔,直直摔向了暴露着钢筋铁条的建筑废料堆上,章邯背上像被刀子直接划开了好几道一样。

命大命大,没让钢筋铁条要了自己的命。章邯咬咬牙,擦掉嘴边的血爬起来继续打,只要打不死我,你就别想走。一拳向腹,一拳向颊,膝顶,肘击,他都接着,只要能接近最后的成功,现在这点代价算得了什么?

两个男人在地上厮打,谁也不知道有一个少女立在高处——高到死神也捕捉不到。这就是晓梦所处的高度。

章邯已经没有任何力量反击,他被一脚踹到水泥堆里,水泥灰的味道可真不怎么好,再加上章邯嘴里的血腥味,混杂起来几乎要让他眩晕。不行哪,要撑住……

“这里杀他,方便吗?”

这句话应该不是一个问题,而是一种预告。章邯的领子被他拽起,这一拳是冲着脑袋过来的,章邯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过这一拳。

但是那一拳没有挥过来,那只胳膊僵在了半空中。章邯迅速反应过来,从地上爬起来绕到高个男人身后制住他的胳膊。

章邯觉得自己似乎处于一种奇异的空间,而这个空间里,只有她才是王者。

她是谁?

章邯想不出答案,但是他却有一自己肯定知道答案的感觉,章邯知道她就在附近,可她是谁,章邯实在想不出来。章邯一个恍惚,那个空间就消失了。

章邯死死钳制住高个男人,高个男人一边蓄力寻找反击的机会,一边问:“刚才是怎么回事?”

“回警局我就告诉你。”章邯说。

突然被一件冰凉的东西抵住了太阳穴,那一瞬间章邯的头发都快立起来了。

“庄,玩的还尽兴吗?”一个女人的声音,婉转动听,却也绝对狠厉。

“杀了他,这一局会更完美。赤练,你还犹豫什么?”高个男人站起来看着章邯,目光冰冷肃穆。

“对你来说是完美,对我来说是败笔。”女人说,“他只是拖延时间,而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做,何必节外生枝?”

男人轻轻哼了一声向车上走去,女人轻笑,枪托击中章邯后颈,施施然离去。

倒下时章邯迷迷糊糊看了眼离去的男人女人。男子黑衣,高大健硕,相貌特征未知,女子红衣,长发微卷,身高170左右……

昏睡的时间里章邯做了一个梦。梦中他有心试探她的实力,放松了影密卫的防御,那是他第一次见识“天地失色”。强大的内功创造出一个奇异的空间,空间里她是那个随心所欲的王。“死还是生,命也,何时生又何时死,天意也。”她拈起手指,姿态高贵优雅,却让那个人宗弟子用自己的剑刺穿了自己。

章邯听到她藐视一切的声音:“这些人吃五谷杂粮,也没什么作为,死后润泽草木,岂非自然而然。”

梦里她站在山野草木间,他站在黄沙土道上,若不是乱世纷争的血打破了草地和土道之间的界限,她和他又哪里会有交集?

那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一个小女孩般的微笑,她说世俗偏见,说孔子害人。但其实他没太注意听她的观点,只是看着她的身影想着,她好漂亮啊。

“我说他害人了,他就是害人了。”她说这话时的样子,哪里是什么高手大师,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又娇又蛮的小姑娘。

章邯睁开眼,自己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梦中的姑娘就真真切切地站在窗户边,穿着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的道袍,端端正正的站着,冷漠无谓的神情和章邯梦到的一模一样。

“晓梦……”章邯叫她。

在梦里,他好像从来没有直呼过她的名字,章邯隐隐约约记得,他一直在叫她大师。

晓梦看向他。

“大师。”章邯试着叫了一声。

忽然听到这个称呼,晓梦瞳孔微微震动,一贯空阔超脱的眼神里掺杂进了很多特殊的情感,没错,是情感,她也有情感。

“你都想起来了?”晓梦观察着章邯。

“难道那些梦境是真的?”章邯也不知道自己说出口的是一个问题还是自言自语,章邯道:“是你救了我。”这一句是肯定句。

“又是这些救啊杀啊的……”晓梦叹息道。

“为何放跑他们?”这一句是问题。

“怎么,你觉得我该杀了他们?”

这样的对白,似曾相识,又似命中注定。

“……”章邯摇摇头,“太平年代,杀人是犯法的。”

晓梦嘲讽的勾勾唇:“你说的太平年代,也没那么太平。”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