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散章丹

大家看我的文好吗,喜欢就给我宠爱好吗,我真的需要你们的彩虹屁!

【邯梦】酣梦 第二章 太平世界

等把杂七杂八的事情办完,已经快八点了。这个城市的下午八点,太阳刚刚落山,天幕会转变为清冷的蓝,一天的燥热和忙碌都会跟气温一样冷静下来,告诉所有迷茫的人,该休息一下了。

章邯推开办公室的门,见到那么一个清丽高雅、遗世独立的古装妙人,正站在窗台上郁郁葱葱的绿植边,夕阳的赤金色光泽浮在她青灰色的裙子上,形成一种奇异而完满的色调和谐。他一瞬间有些恍惚,觉得这个背对着自己的独特背影,他似乎见到过。

“晓梦。”章邯唤道。

“梦”这个名字挺常见的,加个“晓”字上去也很常见,但别人都是张晓梦李晓梦王晓梦,就她,单单只叫晓梦,少了个姓,瞬间变得高雅很多。

“不好意思啊,忙着忙着就把你忘了。”章邯一边道歉,一边从饮水机那接了杯热水递给晓梦。

晓梦接过纸杯,用鼻子稍稍闻了闻,不动声色的放到一边。

章邯倒也不觉得她无礼,从抽屉里拿出来两瓶农夫山泉和一件白瓷茶杯,这已经他平时用来奉承领导的装备了。

“我不用这个杯子。”晓梦说,“你闻不到这个杯子已经臭了吗?”

章邯耸耸肩,朝着办公桌上的保温杯努了努嘴。没想到晓梦真的拧开了杯盖,闻了闻后,把矿泉水倒进去,也不跟章邯打招呼,自己拿起来就喝了。

章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少女明明每一个动作都捉摸不透,但自己似乎特别了解她想做什么,这种奇异的默契在胭脂山现场的时候就存在了。章邯敢保证,那柄拂尘是她故意扔过去的,她绝对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影楼模特。

章邯坐到办公椅上开始填自己没填完的资料,边写边说:“你家在哪?你别误会啊,我是想看看你跟我哪个同事是顺路,顺路的话就把你捎回去。”

“怎么?不顺路就不送了?”晓梦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今天下班会很晚,你要是愿意等我到下班我没意见,我绝对给你送到家门口。”

“那你快点忙,忙完送我。”晓梦立刻回应,一点也不客气,她坐在章邯对面,端直的坐在椅子上看他办公。章邯忙碌中偶尔抬眼,看到对面的漂亮女孩,忽然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是……是那个时候吗?空气沉闷的军帐中,他面前堆积着成山成海的刑徒名册,整个帝国江山都承载在那些刑徒名册上,那重担几乎把他压垮。她就坐在他对面,也不帮忙也不宽慰,只在那里看着他。

“若我失败了,大师反而更高兴?”他闷闷道。

“不喜。”他听她这么答,确实在意料之中。

“那会为我悲伤吗?”

“不悲。”她答。

早猜到她会这么说,自己这又是何必呢?他苦笑一下,随后调整情绪坚定道:“章邯自信自己一定会赢,还请大师拭目以待。”

“好。”她微微露出一个笑容,“我等着看。”

那时候……是什么时候来着?章邯猛一回神,自己笔下的不是竹简,而是现代的纸张,不是什么骊山刑徒的名册,而是“警务人员登记表”。

章邯深呼吸几下平复心绪,继续奋笔疾书去填满这些琐碎的表格。可是刚刚那种幻境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视野里的观感,手中毛笔笔杆的触感,竹简特有的木质肌理,对面少女清冷淡然的声音,甚至那种大厦倾危、兵临城下的压抑氛围,都在章邯的各个感官神经里留下最真实可信的印象。章邯不禁怀疑,刚刚自己所感受到的幻象,究竟源于自己的大脑臆想,还是真的、真的来源于真实?

章邯又抬头看向了对面的晓梦,就这一眼,把章邯吓了一跳。

女孩一直在望着自己,她看向自己的眼神不再是惯有的清冷淡漠,而是一种介乎于关切和悲悯,掺杂了悲伤与小心翼翼的眼神。那种复杂的眼神放在她那张年轻的脸上,让章邯觉得突兀,更让章邯觉得……心疼。

“你怎么了?”章邯问。

晓梦不说话,只垂下眼帘。明明她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章邯却感到一种浓浓的悲伤。

章邯一下子站了起来,说话还带着未来及组织好语言的慌张:“我……这……都怪我,我拖太晚了。这样吧,我明天再写这些东西。我……我现在就送你回家!”

晓梦忽然抿嘴笑了一下,轻轻点点头,站起身。

看到她的笑,虽然很浅很轻,却也足以让章邯感到安慰。章邯忽然想起不知什么时候听人说过的一句话:“大师原本也是一个年方十八的少女。”

这是哪个影视剧的台词来着,怎么这么熟呢?

章邯骑上自己的小电驴,把唯一的头盔扔给晓梦,招呼她坐上来。

晓梦嫌弃的看了看那个破头盔,到底还是带上了,侧坐章邯身后。又听到章邯说:“给我。”

晓梦没明白。

“拂尘。”章邯扭过脸说,“拂尘给我,一会等速度快起来了,你两只手要把着点我才安全,不能抱着你那个拂尘。”

“那你要把它放哪啊?”晓梦递过拂尘后问。

章邯嘿嘿一笑,拉开外套把拂尘往怀里一塞,拂尘柄杵进裤腰带那里固定住。瞧瞧那样子,胸前伸出大半截拂尘毛迎风飘扬,真是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晓梦没忍住又是一笑,原来他在这个年代会变成这样。她伸手环住章邯的腰,听耳边呼啸风声,一如那年沙场上劲疾,却不再有那份肃杀。

太平世界真好,善良的人可以更松弛坦然,悲伤的人也有时间去治愈往日的伤口,一步走错,依然有机会去修正脚下的路。在这个年代,生死之事没那么容易应验,离别似乎也不再那么可怕,重逢也不需要遥遥无期。太平世界里的人,会变得更有恃无恐,更有恃无恐的去追求一些虚无缥缈的事物,这委实是一种幸福。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