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散章丹

大家看我的文好吗,喜欢就给我宠爱好吗,我真的需要你们的彩虹屁!

【邯梦】酣梦 第一章 遥远处相逢

邯梦文开始啦!具体设定不多铺陈,全在文里了。有一点想说,本文三条线,现代邯梦,古代邯梦,还有副cp卫练线,开头现代邯梦温火慢炖,中期古代邯梦和副线卫练开始大火熬制,最后现代邯梦小火入味,大家不着急,慢慢看下来慢慢上头。



“头儿,咱什么时候动手?”

“等等,等人群疏散一点。”章邯在山上的凉亭里,紧盯着山下栈道上移动的目标。胭脂山是本市最出名的旅游区之一,现在虽然是淡季,但还是有很多市民在这里踏青野餐,游玩散心。犯罪分子选在这里,还真是有心了。

嗯?章邯注意到身边人的不对劲,一巴掌拍过去。“不好好盯着目标,看什么呢?”

“额,头儿,你看,那姑娘好瘦啊。”被抓包的小片警摸摸头,讪笑着。

章邯把望远镜向着他说的方向挪了挪,看见一个清瘦高挑的穿古装的姑娘,高高地站在山上一块耸起的大石头上,的确惹眼。

章邯正看着,那个小姑娘忽然转过脸,抬眼看向章邯,隔着好几百米,透过章邯的望远镜,在章邯的眼睛里留下一个浅浅的笑容。

章邯被吓了一跳,赶紧把眼睛挪开了。大概是几个小年轻穿着古装扒在山腰石头上凹造型拍照。这一带风景天然秀美,各种影视剧组啊影楼拍照啊或者玩cosplay的人都来这里拍照,倒也不奇怪。章邯举着望远镜,继续盯着自己的“猎物”。

目标毫无察觉,渐渐走到了他预想的位置,章邯一见机会成熟,右手迅速一挥:“行动!”

猫一动,耗子即便再愚蠢,也知道逃跑了。但这在章邯看来是实在是一种注定无果的求生欲,四周都有围堵和把守的人,老鼠已在笼中。

“咦,咱儿子呢?”不远处的人群中,一对夫妇才发现身边的儿子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就算准备完全,现实中也依然会有计划外的变化出现。章邯第一个发现异状,立刻对着对讲机下令:“保护孩子!”

一个男童出现在收网范围内,他还在喊着找自己的家人——这样的机会,“老鼠”不会错过,目标朝着那个男童冲了过去,仿佛那真的是他逃生的方向。

一柄……嗯,那玩意对于章邯来说有点陌生,应该叫拂尘是吧。一柄拂尘从天而降,那拂尘看上去轻轻飘飘的,却精准狠地砸中了目标的脑袋。“咣!”耗子晕了。

便衣们迅速控制住了目标,人们这才发现猫鼠大战就在自己身边上演,轰得一下全散开了。男童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慌张的人群向自己冲来,他还没意识到潜在的危险,两个便衣就已经护在了他身边。

自然是章邯派过去的。青石耸立处,那个身穿青灰色道袍的少女抬头注视着凉亭里的章邯。“你一向细心,不错。”她这样想着,嘴角带着似有似无的笑。


章邯推开门,对着同事寒暄一句:“老蒙,录着呢?”

“可不是么,你那边呢,审完了?”

“差不多,来看看你这边。”章邯拉过椅子坐下,一边看着对面神情清冷的女孩,一边翻起了笔录。

晓梦……姓晓的人可不多见。职业是影楼模特,难怪今天穿成那样在山上拍照。

“拂尘是不小心掉下来的?”章邯笑了,“一不小心就砸晕了一个罪犯,你可够厉害的。”

听到这样的试探,晓梦轻微的皱下眉头,随即淡漠的移开眼睛,轻声道:“谢谢。”

看到她的反应,章邯知道是自己冒犯了,收敛了态度道:“其实是我们该说谢谢,你可能都不知道,你救下了一个孩子。”

这个神情冷漠的女孩居然也能用唇角勾出一个温暖的笑,她垂下眼帘,道:“不客气。”

“那个罪犯是什么人?”晓梦问。

“啧。”旁边的蒙恬出声了,“小姑娘,这是给你做笔录呢,你这问题问谁呢?警局里面别瞎打听。”

章邯拦道:“好了老蒙,人家可能也没什么意思,别把人姑娘给吓着了。”转过头又对晓梦说:“你不用担心,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人,而且他也没看见你长什么样,不存在以后报复的危险。”

“我不是担心这个。”晓梦顿了顿又问:“我的拂尘呢?”

章邯答:“都在呢,等笔录做完,你就可以拿着它走了。”

“走?”晓梦说,“我家不在市区,警官打算让我从警察局走回去?”

“这个……警局这边公交地铁还是挺方便的。”章邯答。

晓梦冷笑一声:“我穿着这一身被你们带过来,莫非你们觉得我身上还有地方装坐车的钱吗?”

蒙恬看不下去了,“哎”了一声道:“小姑娘你注意下态度行不行?”

“这样吧,你接下来要是方便的话,就在警局先等一等,我们一会派个同志送你回家。”章邯打断蒙恬的话,抢先许诺道。

晓梦点点头,再不说话,不过看她那神情,分明在说“这还差不多”。

跟蒙恬一起刚刚走出审讯室,就听蒙恬抱怨道:“那姑娘怎么那么横啊。”

走到吸烟区,章邯给蒙恬敬了根黄山:“算了,她也挺配合了。”

“你今天脾气怎么这么好?”蒙恬抽了口烟后心情好多了,问:“看上那小姑娘了吗?”

章邯摆摆手,指尖夹着烟,把烟雾横在自己眼睛前:“别乱想啊。我这顶多是人民警察爱人民,上周局里开会才说过要注意态度问题,你忘了?”

蒙恬笑了笑,把烟掐灭后道:“得了吧,先说好,我这边可没人手用来送小姑娘回家,你自己抽人去。”

“知道知道。”章邯笑着目送蒙恬离开,也把烟掐了。

烟雾散尽后章邯看着门上玻璃里的自己,两眼血丝,眼圈乌青,头发也油了,胡茬也冒出来了。干这一行就这样,大热天的出任务,一群人好几天就为了一个走私的案子,抓半天还是只抓到一个小喽啰。今天七夕,全世界都只卖情侣套餐了,只有他,人民警察爱人民。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