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散章丹

大家看我的文好吗,喜欢就给我宠爱好吗,我真的需要你们的彩虹屁!

【良珑】 玲珑锁 帝国丞相,硕鼠思维

那之后发生了什么,公孙玲珑就不知道了,她再度醒来,已经在丞相府邸之中,在床榻之上休养了多久,她也不知道。没了舌头,报不了仇,成了哑巴,无以传承名家。她……不想活了。雌粟也不再吃,只盼老天有眼,能让她立刻变成一堆死肉,不要再苦捱这份绝望。

李斯也没管过她,因她病症奇特,也就有好多门客为了见识病例,跑过来医治她。仆从端上来的汤药,喝得下就喝了,喝不下就吐出来,倒也没有人劝她逼她。就这样浑浑噩噩到了第二年的春天。

看到窗外的桃枝发出新芽,公孙玲珑似乎好一些了,也渐渐走出屋子去看一看院子里的桃花。她折下一枝桃花来,在枝茎上刻了“桃之夭夭灼灼其华”,送给为她披上外衣的侍女。

侍女叹道:“好精巧的笔画!这是哪一国文字?”

她又在桃枝上刻了一个小篆的“赵”字给侍女看。

过去做梦也想不到,她竟然也能习惯一个不说话的自己。

李斯听说她精神好一些后说要见她,安排了车驾来接。公孙玲珑想,道别的时候应该是要到了。

下了马车后,公孙玲珑才发现李斯约在了一片坟地相见,而且还是平民的墓群。李斯正站在一座墓前,墓碑上写着墓主的名字,“惠”。

这就是告发她的车夫,从入秦起就一直跟随着她,公孙玲珑至今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字也不识的车夫要告发自己,为什么告发她后又自尽。

公孙玲珑朝李斯走过去,还没行礼,李斯就朝着地上的纸钱指了指,说:“拜一拜吧,好歹他是替你死的。”

接纸钱的手忽然僵在半空中,公孙玲珑忽然解开了很多疑问。那个愚笨胆小的车夫为何随身带着一柄轻巧的匕首,一个不识字的车夫为何能写下为她辩白的遗书,这么多年他日日为自己带着药物,却能忍住好奇问也不问一句。公孙玲珑曾经怀疑过,但终究没有证实,只是想着遇事防着些也就罢了。

原来过去这十多年里,她一直活着李斯的监视下。

李斯……既然早知我目的不纯,为何不早拿我?为何要借赵高之手除我?为何又要保我?公孙玲珑恨不得有一千张嘴来问出自己的问题,但她现在连一根舌头都没有。

公孙玲珑震惊中带着不解,更带着愤怒,这么说来,舌头这笔账,该找李斯来算。可是她还有机会找他清算吗?李斯已经将一切都和盘托出,她今天还能有命活吗?

“我有一位很聪明的师兄,他比你我都聪明的多。彼时我们虽不彼此为敌,我们甚至彼此互助,但我总有一种感觉,迟早有一天他会用他的聪明,来断送我的路。”

公孙玲珑暗暗冷笑,她知道李斯说的那个人是谁,看来借刀杀人这种事,李斯也不是第一回干了。

“但是当他不在以后,我发现我的一切并没有好上多少,当我抹杀了这个我认为会成为我最大威胁的人之后,那些危机也依然层出不穷,依然凶险异常。很可笑,真的很可笑……我杀了第一名,但自己依然是第二。”

李斯招招手,一旁的侍从便上前来呈上一个托盘,托盘里正是公孙玲珑的面具。

“其实这么多年,每次我遇到一些事情的时候,我也总会在揣摩,如果师兄在此,他会怎样做?如果他还在,一切会有什么不一样?我有时甚至觉得,这个世界上最希望他活着的人反而是我。说来真是唏嘘,妄动杀念,反而徒添罪恶,徒添寂寞。”

李斯把面具递给公孙玲珑,道:“从知道你的故事起,我就一直想要杀你,但也一直在犹豫。”

公孙玲珑憎恶的看了李斯一眼,那么把她出卖给赵高,又算什么。

“我真的……”李斯的嘴角牵起两道深沉的纹路,“我真的一直都在犹豫……直到现在,我也依然在犹豫要不要杀你。”

公孙玲珑厌恶极了这种虚伪和做作的做派,赵高如此李斯亦如此。与虎谋皮尚算激扬快意之事,但与豺狗为伍,可真算是恶心了自己一把。公孙玲珑紧抿双唇,瞪着还在微笑的李斯,怒气冲冲的把手里唯一的家伙——那个玲珑面具——朝着李斯当胸一拍。

“公孙先生怎么现在就生气了呢?”李斯慢悠悠道,“明明你还是有活命的机会的。”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李斯说:“在我放你之前,你要先告诉我,如果你活着会做什么事?”

一旁的侍从呈上绢布和笔墨。

公孙玲珑冷冷瞥一眼李斯,抬笔在绢上写了六个字,传名家,杀赵高。

“如我所料。”李斯道。

公孙玲珑又写,大人害我挨了赵高一刀,来日必请大人也领受赵高一刀。

“合乎情理。”李斯道,“还有吗?”

公孙玲珑又想了想,写道,去小圣贤庄,做个读书人。

“没了?先生的志向,没一个能实现的。”李斯笑道,“没了舌头如何辩论?成了哑女如何复仇?杀意宣之于口又如何能实现?至于这最后一个,公孙先生是真的不知道吗?小圣贤庄已经烧了。”

哦哦,那杀了我吧。

李斯忽然又阴测测笑道:“不过你想做个读书人,还是可以的。秦宫有一座藏书楼,里头有经典万千,你可以去那里做个洒水打扫的老奴。”

让我为奴?士可杀不可辱!

李斯却无视公孙玲珑的任何诅咒的眼神,自我陶醉般自言自语:“真想不到……我居然真的放过了你……”

李斯把玲珑面具扔在墓旁的黄土里,道:“相识十多年哪……公孙玲珑。就当过去的那个你,已经被埋在这个墓里,从今以后安安静静当个书堆里的哑奴吧。该逃命逃命,该生活生活,永远,永远都不要回到这片战场上。”

不得不说公孙玲珑真的是幸运到了极点,李斯居然真的就这么放过了她。那之后她被送进了秦宫里,没有联络也没有眼线。某种程度上,公孙玲珑完全自由了。

多年以后,当李斯被押到咸阳闹市前,一个念头忽然自他脑海里一闪而过。

好像……腰斩,恰好是一刀。


评论

热度(2)